字忘羡的唐婷儿

走过路过阁下千万别要错过。。。欢迎来找我玩呀!

“中、中元节快乐!”
——是的这种节日也要庆祝庆祝。

是时候去鬼市了!
走起!

今天是中元鬼节!
是时候去鬼市了!

手头上什么也没有但还是蹭着来祝寿了。
谢怜,怜怜,殿下,生辰快乐。

存个档了啦。

啵酱是永远的少爷。(比心)



第一次用SAI画,和PS果然不一样呢。。。

果然还是喜欢手绘一点。(瘫)

最近沉迷于顾帅无法自拔……/膜拜膜拜/
好久都没有勾过线了,会有些生硬和不自然。(一开始手都在抖)见谅。
不过还是完成了哈哈哈。(想必只有线稿了凭我现在的能力上色会毁)

跪求收藏(和粉丝)(←不好意思说出来)!!!!!!QAQ

画完了就不想上色了……(复杂)
西北一枝花。/////

诸位道友,在下来献丑了。
第二次正儿八经的指绘,本来的草图(图二)因为一激动忘了保存,只好重新画了。
结果就是这个样子。
在此挖个坑,希望有机会填了。
最后让我高声呼喊——
“天官赐福,百无禁忌!”
“花城万岁!”

“三郎,你稍等片刻,待我去将它挂在观外……”
“不!殿下,别!”

一个三郎题字“元旦快乐”的梗~(不知道诸位道友看出来了没)手写我也很无奈)既然官方发刀我们就送糖)
第一次画完一张完整的画,不是很会板绘,还请见谅!

迟来的元旦快乐啦!!!
(没想到真的画了相当于贺图的《天官》)(这个算是存进度……)

诸位道友是怎么看到的难道是在下的晋江又抽了……?

欢迎四弟嗷!
((٩(//̀Д/́/)۶))

#只是一种意义上的书评吧。摘自凌晨写的日记。
#看《天官赐福》几个月以来的一部分想法。
#会和诸位的想法以及原文有出入,但若是愿意评论一二,实是感谢。
#都是真心话。希望可以有同道之人,诸位请耐心看看?

        说当真,起初看时,并无多大感觉。当时刚看完《魔道祖师》,还沉醉于其中,移不开心来。但看着看着,是真的觉着十分有趣。虽然有些看的不明白。但是,也是相当吸引人。不过,也未曾太往心上放就是了。只知,太子殿下,仙乐太子谢怜,三度上仙京,武神瘟神破烂神,不容易;血雨探花,绝境鬼王,名声大震居一方,成鬼成绝之前,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 但,我当时不知道太多。当时尚早,还未曾提太多。断了追更约莫是在他第一次飞升前后,太子悦神之时。是近来许日才翻起的,有许多不大记得了;但其实八月多初次品尚时,也没太细看。此时想来,实是不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譬如,白无相是何许人也?为何谢怜如此惧他怕他又恨他厌他?理理思路,一道看完谢怜一剑刺向戚容时想起的回忆,可终是了然几分。看事的眼光,也有几许变更了。“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”,当时年少的太子殿下,心中装着天下大道,人间正道,追寻自己所认同的道,走着,义无反顾。众生或多或少不理解他,只是因“他”,而去推崇他。不过,无妨。因为,他在仙乐面临危难之时,也道是义无反顾下了凡间。只因一心修道,与父皇道有不同,便不相为谋,有所冲突。可再怎么,也挡不了永安一事,——或许,这便是命定。他注定要以那般飞升,也注定要以这般下来,——以这般无能为力,苟延残喘,做无病呻吟——仙乐,终是灭了。面对天生帝王之相的郎英,他不如他;面对行事诡异的白无相,他被算计;面对必定灭国的仙乐,他身败名裂。这是他想的?不,不是。他做的不够努力吗?不,不是!可是,这,又有什么用呢?好似注定,定要如此,“无病呻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被贬下凡间,与两位交好,和父皇母后,过颠沛流离的日子;每日食不果腹,提心吊胆,过着从未想到的生活。他以前从未做过,经历过这些。也从未想到,自己会有如此不堪的时候。为了有食粮和钱币,他只好去做劳工,去卖艺,过着底层人的生活。他骨子里是硬朗,是一身傲气,他受不了的!——但,他必须受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是发自内心的善良,心中装着天下;他买下那些魂魄放生,让它们安息,却在那最后一缕永不愿安息的孤魂中,看到懦弱的自己,无能为力的自己。“我愿永不安息。”“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。”“对不起,忘了吧。”他要多大的勇气,才仅仅如此,而不是为自己的失败愤懑?一句“对不起,忘了吧”,又有谁听出里面道不尽的艰辛!!“信我,殿下。”我们都知道他是谁,可他不知道呀,但此时,他是真心感谢和惭愧,但是,他却谁也不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直至他再遇到白无相,他才克制不了了。就连他受不了这般生活无奈去打劫未遂被三十三神官撞见,压力过大破戒喝下烈酒在坑中如此狼狈,他也没有这般愤怒!!!白无相自知他的一举一动,在谢怜最为狼狈之时;曾经的好友慕情为了“顾全大局”而对他袖手旁观,随后背着所有人致歉,让他感到被背叛之时;他到了。来干嘛?火上浇油。我们都愤怒了,更何况他。但他不信他的每一个字,他惧他但又想打败他,他不屈服。可是,他却躲不过。止在了那山中的破庙宇,和不成人形的自己;身前叫的撕心裂肺的小人儿,还有遍地烧焦的尸骸;以及,白无相轻快离去的背影,伴随着愉悦的笑声。“疼。”“救命。”“救命啊!!!!!!”没有人来当他的神!!!!没有!!!!就连他,以百人鬼魂炼成厉鬼,也不济于事!!!!“神啊,再给我一点时间吧……”没有时间了……没有了。那几百人一剑一剑刺入又拔出,他不会死,但他会疼,会很疼很疼。因为每一剑的细节和过程都是那么清晰,是那么刻骨铭心。看到这里,早已泣不成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,我们都还不知道;我也无心去猜。但他第三次上仙京,却是在打头便引人趣味的。他的旅程,又开始了。从新嫁娘的与君山,到菩荠观遇三郎,他的又一段传奇,开始了。兜兜转转那么久,他与少年时接下的孩童,军营中小心谨慎的小兵,守在洞外忠心不二的少年,一缕为心爱之人永不安息的孤魂,百般阻拦不让自己步入危险和陷阱的鬼火,自己身中百剑叫得与自己一般凄惨的厉鬼,再次相遇了。理了这段命中注定,二人,便算是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他还未同他讲。他们还未出铜炉山。白无相还不放过他。他没有退路了。那个一直就在他身后,最忠诚的信徒,也救不了他了。他要再回忆一遍那黑暗痛苦的过去,被人践踏的过去了……你再去看看花城讲的,金枝玉叶的良人,他当真,是将这八百年,记在心中,刻入骨子里了。这是他心爱之人。为他,他永不安息。为他,他上天庭去寻三十三位神官大败他们;为他,把仇都报了。在他人眼中毫无目的挑衅,理顺来看,哪哪不是他替他的神做的复仇?这个人,不,鬼的爱,深沉了他的一生,绝不是说说的。啊,恰到好处了。妙哉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到秀秀的微博,也是妙极了。一直不敢将《天官赐福》太往心上放,是真的怕会像《魔道祖师》一般,连名字都是刀。但是如今,也是了。“天官赐刀,百无禁忌。”可不是?啊,要元旦了,这边的刀子玻璃渣却还急着放出来呢。若是赶不上元旦,像中秋一般,有个美绝的结局,也可置之不提罢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本书,是真的,妙不可言。分毫不差,是恰好的,完美的样子。注定的样子。为我们所追寻迷倒的样子。也是为我们所悲痛的样子。是,确实一桩美谈。